帆布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帆布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火葬场怪异事件[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54:28 阅读: 来源:帆布鞋厂家

“老刘头,这尸体就交给你了!”

四个年轻人将一条尸体丢了下去后,扬长离去。

老刘当这里的火葬场管理员已经当了两年多了,这两年中,他看过的尸体绝对不会比他见过的活人少。

天天跟死人打交道,在他见过的尸体中,有吊死的,有饿死的,有被枪打死的,当然也有正常死亡的。

自认为见惯了尸体的他一看到这具尸体他还是忍不住要害怕。

这具尸体死的有点怪。

这是一具女尸。

从头到脚,并没有一丝的伤痕,脸容也极度的安详,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她的痛苦。

如果放在一张大床上,你如果不是去触碰她的身子,便不会感觉到她的冰冷,更加不可能知道她已经死了。

她一点都不像死的样子,栩栩如生的眉毛下,赫然就是一张温婉绝世的美人脸。

八点的时候,她的尸体就要被烧掉。

“真是可怜这年轻的女娃,这么年轻就死了,现在还要被烧掉。”老刘叹了叹口气,望了望那女人,然后把她推了推。

“咳咳!”

老刘头似乎听到了什么响动。

就是从那具尸体传来的异动。

“姑娘,你可别吓我啊,你死了就死了,别诈尸啊。”

那女尸依旧平躺在那个棺材里。

但是她的嘴角之间突然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这姑娘怕是有什么冤屈。”

老刘头自言自语地摸着棺材边。

“冤!”

一个猛然一喝从老刘头的身后传来,老刘头猛然回身,可是身后什么人也没有,只有空荡荡的火葬场,那几张随风起伏的幕帘。

老刘头突然心里头一急,慌忙跑去他住的那间宿舍里拿出几根香,还有一个打火机。

把香点燃,口里默默念叨:“姑娘,你如果有什么冤情的话,就去找那些害你的人吧!”

香点了几遍都没点着。

“惨!”

不知什么时候,地上多了一层白白的水雾,上面有一行脚印。

那行脚印直直地向着火葬场的大门出去。

老刘头叹了口气,顾自地将烟插在门案上,就回屋坐着。

而再说到这边那四个送姑娘来火葬场的青年还在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

“没想到她真的死了!”

“你们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打点过上面,被她的父母告一下怕是我们今几个都到牢房里面待着呢。”

“还不是老三这小子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小子那么心急的话,她会死么?”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我们四个既然敢在江湖上闯,就不要畏手畏脚的,不就是对这个女孩动了点手脚么,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那四个人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吸着烟,谁也不会想到这四个穿着斯斯文文的家伙竟然就是无恶不做的四小青。

代号说来也简单,老大老二老三老四。

他们还在说着前天晚上被下了迷药进行猥亵的女孩,说得起来就像跟普通人讨论一场球赛一样。

“那小妞送到火葬场的时候,那火葬场的老头还特意地瞥了我们一眼,你注意到没有?”其中那个老三说道。

>>

“那老头看啥呢?我们难道被他发现啦?哈哈哈哈。”那四个年轻人中的老大瞥了瞥老三。

老二和小的就插口了说道:“这事老大都打点好了,反正她人也死了,死无对证,难道她变成鬼来找我们不成?”

“她如果变成鬼再来的话,那我们就再给她爽一次嘛!话说我还没跟鬼爽过呐,哈哈哈哈。”老大笑了笑,拍了拍其他三人的肩膀。

突然间,他的肩膀也好像被人拍了一样。

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另外三个回了一手,可是看着三个的手都插在裤袋里,他陡然一惊,回头。

什么也没有。

空荡荡的四周,似乎只有无尽的空气和死寂。

“刚刚谁拍了我肩膀?”

“没有啊。”另外三个呆呆地看着老大。

那个老大凝神望了望四周,淡淡说道:“好了,好了,没事,走吧,看来半夜三更说鬼的还真是晦气!”

三个人走在夜色匆匆之中,不时间,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怪异的冷风。

四个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老大,有点不对劲啊,这里没风,可是怎么感觉凉凉的。”

那个老二指了指周围的树木,那些树木连片叶子都没有抖动。

老三突然停了下来。

“嘿,你们那好像有个女人。”

“对啊,那身衣服怎么有点熟悉啊?”

那个老二突然指了指树林阴萌之间,陡地一叫。

“啊!”

“看错,一定是看错!”老四蒙住了眼睛说道。

“没准又是一个漂亮的小妞等着我们,快点过去吧。”

老大的口水都几乎流出来,一下子就解开了上衣的纽扣。

“等等,那里可能有些不对劲,老大。”老四紧张地盯着那个女人。

“别畏首畏尾的,昨天你不是很有勇气的嘛,今天怎么这样一来就怕成这样啦?”

“老大,他叫有色心没色胆,看我先过去摸她一把,哈哈哈哈。”说完那个老二一下就跑了过去。

除了老四之外,其他三人都不甘落后地跑了过去。

“老四,快来啊,大大的,大大的好!”

老四犹豫了一会,看到他三个大哥已经围上了那个姑娘,他也情不自禁地弄开了那颗纽扣。

刚要探身上前,只听一阵长长的尖叫瞬时间从那边传了过来。

“啊!”

惊呼声。

惨叫声。

那个老四看到他们的身体倒了下去,然后地下铺着几张血淋淋的面皮。

老四慌忙地向后跑着,可是跑了又一会,他才赫然发现,不管他怎么跑,他依旧在原点,就像从来也没有跑过一样。

而那个身影却缓缓地向他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快,最后已经不到一米的距离。

他额头上的汗珠已经滴到了脚跟底下。

“妈……妈呀!”

那一缕黑色的长发下,竟然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脸蛋!

“啊!”

几分钟后那棵树上便挂了四张脸皮。

再说到火葬场里,老刘头还在抽着烟,突然门被敲响了,“老刘头,外面来了四具尸体,你查收一下。”

“嗯,好,好的。”老刘头诡异地笑了笑,按下了燃烧的按键。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