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布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帆布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纺织服装业正经历一个不断优胜劣汰两极分化的过程-【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7:24:58 阅读: 来源:帆布鞋厂家

“本来准备休年假的,看来要泡汤了。”江苏常熟一家经编企业车间负责人许强(化名)“十一”之后几乎就没休息过,连周末也在值班。

在许强的描述中,他所在公司今年的情形为:上半年生意比较淡,最差的是3~5月份,不仅订单下降两成左右,生产线也没有完全打开,开工率基本上是80%;然而,下半年起,订单明显多起来。

不久前,82家纺织服装公司公布了今年三季度财报,其中有68家实现盈利。单从此数据看,纺织服装行业似已逐渐走出金融危机的阴霾。

然而,刚闭幕的广交会的数据显示,纺织服装成交下降15.5%,从大类商品订单情况看,除家用纺织品订单和男女装同比为增长外,其他类别订单量环比呈较大幅度下降。

第一纺织网总编汪前进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纺织服装行业正经历一个不断优胜劣汰、两极分化的过程。

“两极”趋势

“十一”之后,许强所在公司开始满负荷生产。

据他预计,这种情况会持续到年底。全年预测,公司业绩可能与去年持平,虽然国内总体增幅不大,但出口业务比去年约增加了20%。

由于较高的科技含量和生产效率,以及独特的产品性能,经编业一直被誉为纺织行业中的高地。许强供职的这家企业是经编业中规模较大的一家。因此,在行业整体低迷的环境下,他们公司情况相对较好。这是最让许强感到庆幸的。

但不少企业并没有那么乐观。

位于浙江湖州南浔区重兆丝绸工业园区内、以生产丝绸与面料为主的一家企业,中等规模,2008年前在业内还小有名气,每年能保持一定速度增长。不过,自金融危机之后,该企业日子就越来越不好过。今年,这家企业的负责人王女士还产生过“关厂”的念头。她说,以前公司有上百台丝机,现在连50台都不到,卖都不见得能卖出去。“各种成本在上涨,公司完全没利润,贷款利息又高,库存多,订单也没有可持续性,今年亏损是铁板钉钉的事。”

这是两家比较典型的企业,也是今年,尤其三季度以来,纺织服装行业两极分化的一个缩影。

根据纺织服装行业公司公布的今年三季度财报,虽然有68家上市公司实现盈利,但实现业绩增长的仅为43家,其余企业虽实现盈利但增速出现下滑。

还有一个明显的现象是,上游纺织企业大多不如下游服装企业,服装企业中,运动休闲类的企业又不及品牌服装企业的情况好。

以前三季度净利润居纺织服装板块之首的雅戈尔为例。这是一家典型的“多元化”公司。2009年,雅戈尔地产业务在公司整体营收中的占比达42%;2010年雅戈尔地产业对营业总收入的贡献高达47%,几近半壁江山。

但受累于始于2010年下半年的“史上最严厉的地产调控”,2011年雅戈尔总营收同比下滑20.49%;净利润同比下滑34.03%。雅戈尔因此也多次对外宣称回归主业,并称服装本来就是主业。

中金公司对雅戈尔的研究报告称,纺织服装板块业绩同比增长30%。由此可见,“回归”主业后,服装业务的增长目前已明显占据优势,而此前一度拉动其增长的投资和地产两项业务,已渐渐褪下光环。

中金公司的报告还显示,雅戈尔自有品牌服装业务增长和收回服装板块少数股东权益是主因;纺织和服装代工业务继续收缩;自有品牌服装业务收入前三季度增长13%,占纺织服装板块收入的比例同比提升至74%(2011年51%)。

根据汪前进的分析,事实上,不是大企业的订单出现问题,而是低端订单产生转移,中小企业原来主要是做代工的,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相比,竞争优势越来越弱。

高成本与订单转移

企业竞争力减弱,与这几年飞速上涨的原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不无关系。

来自广交会的数据分析显示,有七个“影响出口成交的突出问题”,其中两点是:中低档产品订单向东南亚新兴纺织服装业国家转移;国内棉花价格高于国际市场4000元/吨以上,直接影响产品价格和竞争力。

许强就对本报记者说,仅劳动力这块,公司成本就增加了15%左右。

当前,一个孟加拉车缝工的月薪为48美元(约300元人民币),而中国的这一工种月薪为2500~3000元。

此外,由于2011年以来,我国棉花价格经历的一轮“过山车”行情,导致国内外棉价差距不断扩大,在纺织品出口中占据较大比重的棉纺织品,因为原材料价格过高,导致出口数量大幅下挫。

南通一家出口型服装公司负责人就对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公司生产所需的有机棉,不得不改从印度进口,每吨最多可节省2000元。

出于成本考虑,国内一家知名男装企业相关负责人今年上半年对记者说,公司正在考虑将服装设计环节迁至意大利,还准备将部分生产加工业务也迁至欧洲,2015年前有可能会在意大利建成自己的海外中心。

然而,这种因生产成本导致的产业转移也引发了新的担忧。自然之友等5家环保组织近日发布的报告就指出,劳动力密集型的成衣加工环节,能够创造大量的就业岗位,能耗低,污染排放量少,正在慢慢转出中国,而印染整理却进一步集中于中国,这个环节属于资本密集型,水耗、能耗高,污染排放量很大。

对此,汪前进认为,产业转移虽然是大势所趋,但由于孟加拉、越南等国人口有限,服装产能亦有限,对比中国庞大的生产与出口,转移的总量是有限的。

一家上海企业的董事长刚参加完广交会。他是中国主要服装出口商之一。他告诉记者,公司在手订单不超过3个月,而正常年景服装企业在手订单一般排到6个月。他称,这种低迷的状况恐怕还会维持两年。因为外部需求疲软,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公司产品不得不降价10%来确保出口。

来自刚闭幕的广交会的信息也显示,6个月以内的中、短订单占比达86.6%,增加了0.3个百分点。

去库存之忧

虽然相比纺织业而言,下游服装企业日子稍微好过一些,但它们也有自己的困扰,即库存。

同花顺统计数据显示,仅从今年上半年看,纺织服装板块80多家上市公司库存合计高达671.66亿元。

尤其是大众化的休闲服饰、运动服饰更是逃不开高库存的折磨。而一些定位中高端的品牌服装企业情况就好多了。

不过,很多企业也意识到,早年大批量、大流通、低价格等简单粗放的扩张方式在现在已不再适用,市场不是静态的,过去成功的模式现在很难被复制。

于是,很多企业在经营方式和产品线的调整上开始不同的尝试。

比如,有些企业努力打破单一产品结构,不断扩充产品品类。曾经的男裤专家九牧王,近年来就在逐渐降低男裤业务的比重,转而推出各式男装产品。

更多企业则是在渠道拓展上下功夫。比如,国内羽绒服老大波司登通过在伦敦开出其欧洲的首家旗舰店发力海外市场。不少体育运动品牌,则是通过开拓国内二三线,甚至四五线市场来获得更广泛的消费群体。

许强对明年的形势相当乐观:“目前我们的产品已经在英国打开了市场,明年的出口肯定不会比今年差。最坏的日子都挺过去了,未来只有越来越好。”

铸铁井盖报价

钢筋混凝土管规范

手机触摸屏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