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布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帆布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吉林制药没有尽头的重组之路

发布时间:2021-10-14 18:38:38 阅读: 来源:帆布鞋厂家

吉林制药:没有尽头的重组之路

吉林制药:没有尽头的重组之路 更新时间:2011-3-24 17:56:10   本报记者 梅岭 发自广州

3月28日,是停牌已久的吉林制药复牌之日,股民却并没有因重大重组事宜复牌带来的喜悦,因为他们已经“麻木了”:三年四次重组,四次均告失败。“狼来了”的重组方式,也让吉林制药被冠以“A股毒药”以及“最能忽悠的上市公司”之名。

“吉林制药已经不能说是一个医药公司了,因为关注点都是重组,”安邦咨询医药行业分析师边晨光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第五次重组 路在何方

2011年3月22日吉林制药发布公司公告:本公司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公司股票已于2月25日起停牌,目前正与有关方面就重大资产重组事宜进行深入分析、论证等。这是吉林制药3月以来的第三次发布重组事宜公告,同时也是其在三年内的第五次重组公告。此次公告距离上一次的重组失败,仅仅过了19天。

此前吉林制药宣称:受房地产宏观调控的影响,此前与广电集团的重组事宜不具备实施的基础,有关各方拟向证监会申请撤回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申请文件

2010年年初,作为吉林制药的第四次重组,吉林制药拟将现有全部资产、负债及相关业务整体出售给吉林金泉集团,向广电地产全体股东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广电地产100%的股权。若重组完成,吉林制药将被整体掏空,将原本的医药业务打包给吉林金泉,整体投身房地产业务。

此时,合作方广电集团作出业绩承诺,称会在接下来三年时间内实现净利润15.20亿元。正当双方各取所得,投资者一片看好之际,去年10月,证监会宣布暂缓受理房地产开发企业重组申请。一记闷棍,将吉林制药打回原形。

更早时候,吉林制药的第一次重组在2007年9月,第一大股东吉林金泉拟向龙口矿业出售其所持有的吉林制药股份。而两个月后,重组失败。随即吉林制药又公布了与深圳富通地产集团的新一轮重组事宜,但一个月后,此次重组又宣告失败。半年后,与青海滨地钾肥集团的第三次重组在市场始料未及之时推出,最后在一片质疑中不了了之。

三年四重组,吉林制药总在追随市场热点:矿业公司、房地产市场、2008年钾肥概念连创股价暴涨奇迹时的钾肥资产炒作。对于失败原因,任期数年,却仅接受过媒体一次访问的吉林制药董事长张守斌曾指出:“龙口矿业的失败是因为我们签约前并没有和山东省国资委打招呼,不符合流程;富通重组因为对方认为地产行业开始不好而放弃;青海滨地钾肥重组失败原因是项目太大。”对于第四次重组失败,吉林制药董秘则称:恰逢国家地产调控,重组不成功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

四次重组均遭败北。吉林制药可谓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对于如此频繁却又戏剧化的重组原因,张守斌曾表示:“卖掉吉林制药的壳之后,能将集团内所有的医药企业整合,或许能有重新上市的机会,这样就可以加大控股权。”

SZ000545的壳,为何会遭到“主人”迫不及待地抛弃?

股价大起大落 谁在渔利

“现在把吉林制药叫制药公司已经不合适了。这个事情牵涉到一些不太公开的东西。而吉林制药管理层那么急着把壳卖出去。目的是否有国有资产的流失,这是个问题,”边晨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对于吉林制药而言,如今迫在眉睫的也许不是第五次重组,而是悄然走近的“*ST”大帽。根据中国证监会相关文件,若公司经营连续两年亏损,将遭到特别处理,冠上ST以示风险。

2011年1月,吉林制药发布2010年业绩预告:2010年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为-2700万元,基本每股收益为-0.17元。2009年圈钱净利润为-1564.84万元,每股收益为-0.10元。已符合“*ST”的标准。

翻阅吉林制药2010年半年报报表。主要财务数据一栏中,除总资产及股本两项外均为负数。其中营业总收入同期减少18.79%,营业利润为-212.1万元,同期减少88.72%,利润总额为-202.7万元,同期减少89.25%。到了2010年三季度,吉林制药营业利润为-211.67万元,净利润为-194.16万元,每股收益-0.01元。而截至2010年前3季最新总资产为26182.13万元,负债25512.31万元。

吉林制药原料药主要包括退热冰、阿司匹林及格列喹酮药物,2009年年报显示,吉林制药销售规模在萎缩,同比下降49.82%,此时,吉林制药称业绩亏损原因为受原料药价格波动影响所致,公司将在2010年恢复正常生产。然而2010年半年报显示,吉林制药净利润为-202.74万元。

“每年都在亏损,不太可能有医药股炒作的热点。同时吉林制药的医药业务可以说已近没有了,它自己生产的产品在市场上也不具备任何的优势,都是市场上的普遍药物,”边晨光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在未有新产品推出,支柱产品销量逐渐下滑的同时,吉林制药则只能在数次重组中抓住市场眼球,但却不尽如人意。在宣布第四次重组后,吉林制药股价从每股9.18元一路攀升至13.85元,涨幅达50.8%。但当地产新政公布,房地产股全线大跌,吉林制药几近跌停。而与龙口矿业的重组开始后,吉林制药股价累计涨幅高达56%,而重组失败后,又遭三次跌停。同样第三次重组期间,吉林制药股价也连续4次涨停,然后又在失败后大跌。

在这样上下波动剧烈,数次重组未果的情况下,机构也纷纷撤离吉林制药,在2010年半年报前十大股东中的中国农业银行-新华优选成长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及交通银行-华安策略优选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却在三季报中不见了踪影。

当股价上下波动,机构纷纷离开,最后受益者却是公司股东:在吉林制药第二、三次重组中,其第二大股东明日实业分别减持了191.15万股和791.22万股。分析人士指出:“上市公司第二股东在较高的价位进行减持,难免让人怀疑公司重组是假,拉升股价、高位套现才是真。”

“吉林制药的股东可能也明白公司药品业务没什么起色了,只能从资本市场上考虑获利,这其实是管理层一种极为悲观的看法。”边晨光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丑闻不断 卖壳不再容易

2月14日,在A股市场中善于制造话题的吉林制药再爆丑闻:公司副总经理刘煜在2月9日以均价7.86元每股的价格通过深圳证券交易系统买入公司股票1400股,并于第二天即2月10 日以7.99元每股的均价卖出其中350股,获利金额为45.5元。违反了上市公司规定,造成短线违规交易。

“如果是45万元,可能还说得过去。但这45.5元这种不计较盈利的套现,只能说明非常迫不及待地想解脱出来,才不会计较得失。这是一种混乱和悲观,是对公司走向的迷茫,”一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而这,距离吉林制药宣布第四次重组失败,仅隔了11天。

事实上,吉林制药重组丑闻一直存在。在市场看来,吉林制药几乎囊括了证券市场中的各种劣迹:上述言及的第二股东明日实业借内幕消息减持公司股票、大股东套现近千万、集团药品文号非法集资……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经常更换手机、常年不在公司、从不与媒体见面”的吉林制药董事长张守斌失踪一事。

今年2月,曾被旗下98名员工联名举报的张守斌被传“已经失踪”,爆料人刘立波还谈及张守斌涉及国有资产流失、政商勾结等重大黑幕。随即2月28日,爆料人在取证过程中被警方带走。至今仍未有下文。而当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吉林制药董秘周国建时,其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或忙碌状态。记者拨打吉林制药官网上电话,却被告知:“我们不是吉林制药,我们仅仅是吉林制药的招商部,其他事项我们一概不知。”

“此前4次重组都只是当时的热点问题,在寻找重组方向的时候吉林制药的功利性非常明显。但现在吉林制药重组已经是个闹剧了,大家都知道是个急需脱手的壳。目前吉林制药处在骑虎难下的状态,重组了那么多次都卖不出去,名声已经有点臭了,价格可能会被压得很低,”边晨光预计吉林制药“现在只是个无头苍蝇,很盲目。结局可能会比较悲惨”。

这个1993年上市的老牌医药公司,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是否存在,还很难说。

阜阳治干眼症

治性功能障碍疾病医院

成都治疗阳痿早泄医院哪家好